17.6.06

閒話十則


cans

1. 從茶餐廳走出去,街景變成了戲柵。十層不到的舊樓,橙黃的燈光,我幻想著有個人會在遠處走來,和我跳part舞。

2. 讀報紙讀到有分析說銀行減少分行數目,是商業決定在情理之中。銀行多過米鋪顯示百業興旺大概沒錯,但取銷利息協議對一種人的好處和效果上銀行少了對大眾(或直接一點不懂上網使用銀行服務的人如我)構成的不便該如何對拆仍是個謎。有提議指該讓郵局發展小額存款業務,我不反對但原來政府需要尋求銀行業界的意見。結果不問可知,這倒是一絕。

3. 近來說話比以前更少,總覺得有微風吹著時,說話都在空氣裡了,而又煞那間便給吹走。轉動著的機器看似冷漠無情千理獨行,所謂keep it running的又是滑不溜手神出鬼沒的潤滑油。

4. 把公共和私人區分,並讓兩者發展自己的習慣和規律絕對是好事,這讓我們騙得到別人,也騙得到自己。

5. 可以賭波的最大一個壞處,是總會有人把賭波輸贏的consequence,混淆成評論球賽的論據。當然,還有你會時常聽到有不看球賽的人,把球隊的名字與某些數字,如3.14, 1.007. 2.55等,說得難分難解慾火焚身。除此之外他們甚麼都不談。

6. 如隨水飄流的生活,同時也可以讓自己激進地封閉。

7. 回中大,從新亞走到聯合,我只走情人路而不走車路,雖然那邊風光也很明媚。cdo也許真是瘋了,斜坡工程做到那邊朋,闊度不足一米的情人路竟要斬開一半。六時多走過佔據著半條路的圍欄,我上到了一個類似搞氣象的球型建築物,在那裡眺甚麼都可以了,風也吹得人很如意。真箇夕陽無限好,郤是近黃昏。祝cdo一本萬利,長搞長有。

8. 如果我要把甚麼賣斷,不如我所有的晚上都賣精光吧。

9. 曾蔭權要在
添馬艦建甚麼,就由他吧。最好建個紅場式的空間,再多放幾個個人崇拜式的大銅像,保證維園阿伯都要移民,做添馬艦阿伯。到時人來人往貨如輪轉,二嗯英都冇用。

10. 左聽右聽,一地碎了的心。聽來蠻浪漫的,但我想最重要的結論是,能量並不守恒。近來時興科學家,達芬奇牛頓愛恩斯坦霍金,回水!開講有云:貌似激烈熱火朝天,其實大路朝天各走一邊(語出張旭東「知識份子與民族理想」,收於理察羅蒂,《築就我們的國家》)。相信不相信之間,一個人就是一個世界。


4 comments:

Keung said...

情人路無時無刻都整緊,真令人討厭。

十六年沒有親眼見過巴西輸了 said...

不知我將來或現在是否有幸成為慾火焚身的一員,畢竟人到中年,有慾自是長青鐵證。

但但但,看見你「千——理——獨行」一語,就覺你對我的口術極其受落,下場荷蘭遇上阿廷,我一於加倍奉上,以取訶諛小人之美名,讓你千理獨行到夠。

無論如何,伯金即使不在,阿耶拉都難免要一報九八年的大仇,讓馬面小嘗自己的馬屁,更讓盲俠洛賓知道甚麼叫瞎子摸象。但又無論如何,阿廷荷蘭如今份屬小事,巴西出局與否才是足球生死所在。

勿忘我當年一生一次全心支持荷蘭,對手正是巴西——同年愛爾蘭在美國的熱天氣下冒死打入十六強,被荷蘭二比零淘汰——而荷蘭仆了個街。

謹以今夜澳洲的勝仗,賀你那個「隨水飄流」,再賀荷蘭今年繼續仆街。

阿野 said...

柏金當年年臨完場一控一逗一射搞掂阿根廷,使乜你提。

這是本人僅有的睇波經驗其中一最重要的組成部份,幾乎當年麥卡迪亞那一腳一撚樣。

雖然口術永遠唔夠你多,但我忘情護隊的程度不下於你。

chu dick said...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aaaa, that is the way nomads sing, the soundwaves follow the wind to miles a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