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07

希望我們不是太興奮衝昏頭腦


RIMG0133

以前也有去過立法會的大會或乜乜物物事務委員會會議,印象都是和稀泥。一)政府代表慣常唔使本的含糊其詞,黎聽下意見、再研究下諸如此類。二)即使有民間團體出席,但那些由政府安插的民間「架倆」,總是令個會講極都唔到重點,政府官員就安坐着看團體們自己互相消解。


昨天立法開下午所開的規劃地政及工程事務委員會的會議,七個民間團體派員出席。但政府方面的陣容更誇張:由孫公明揚帶隊,尾隨十個八個完全唔出聲的官員。但一直有參與保衛天星皇后碼頭的朋友們,這是一個值得大家記著的會議,因為在這個會上,立場姿態有基進有溫和的不同團體,連成了一線,向政府發出了一致的呼聲:原址保留/重置皇后;並阻止了政府低手的拉一派打另一派的技倆(熊永達的應變令人讚賞)。孫明揚親嚐了滑鐵爐的滋味。從此,他大概可以改名孫一獲矣。

一開始是孫明揚簡短發言。他一再強調填海工程為合約約束,因此如果改變原來拆卸皇后碼頭的安排,政府便要重新入紙到城規會申請修改原來的規劃大綱圖,也要與承建商商討更改合約內容:換言之費時失事。所以他的agenda其實很簡單:在這次會議中老笠一個共識回來——先拆碼頭,讓填海工程可以繼續下去。是否重置、哪裡重置,根本不是他所關心的。

回看一下,會議不是正在討論「中環現有的皇后碼頭及前天星碼頭的遺跡的規劃安排」嗎?孫明揚這樣一說,在場的團體都察覺到孫明揚的意圖了。到民間團體發言的時間,開波的是可持續發展公民會議的黎廣德,他反駁了三個謎思。一)保留皇后碼頭不會延誤繞道工程;二)保留碼頭不需要重新規劃;三)保留碼頭並不影響新海旁的發展潛力。他認為只要把P2路向北移十米,也就可以讓皇后原地保留,而且摩地大廈及新海旁商業用地的規劃政府也已經講明會檢討,所以根本不存在保留碼頭影響發展潛力或政府收入的問題。

兩個專業學會,工程師和建築師學會也從原則和技術方面向政府發功。工程師學會表示「while the government has the responsibility to avoid excessive public spending it must not overlook the fact that it also has the duty to ensure that valuable relics are justifiably preserved」。建築師學會則更清楚,他們強調皇后碼頭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而且碼頭和愛丁堡廣場和大會堂所組成的建築群是一個整體,不能隨意割裂。換言之,他們不僅認為皇后碼頭的重要性來自其一石一牆的建築,更重要的是碼頭的位置。移了位的皇后碼頭,就不再是皇后碼頭。而且技術上也是絕對可行的,什麼合約和城規程序絕不應是阻攔的理由。

長春社的熊永達的發言有兩個重點,第一是他指出政府從未就碼頭的去留諮詢公眾,這點我們可能都耳熟能詳,但他還點出,政府所用的字眼,是「填海後碼頭『功能』的搬遷。碼頭的「功能」搬到甚麼地方(其實即在甚麼地方另起一個碼頭)與碼頭所處的「位置」該如何處理,有著的不同豈止天大(請見熊一豆新鮮熱辣的文章)。但就碼頭的建築和其所在的位置的規劃,政府從未向公眾諮詢。此外,熊永達花了很大篇幅談不阻礙填海工程的前提下,碼頭可以如何處理。簡單來說,技術上可以做的,是以一個金屬架將整個碼頭托起,然後加輪把整個結構推到附近一個可供儲存的地方,如愛丁堡廣場,待填海工程後再推回原位。

到答問環節才是戲肉。見熊永達方案的一個元素,是把整個碼頭先移走,孫明揚就以為熊永達是一件可以一口吞下的肥肉。所以,會上「熊永達」三個字,孫明揚唸了十次都有,不是設問熊是否贊成拆左先講,就是邀請熊與政府再私下討論技術問題。但讀了咁耐,大家基本上應看得出,政府在會議的任務是如何搓圓撳扁團體和議員的意見,最後得出一個經加工的共識:填海要緊,皇后碼頭拆左再傾。但民間團體和議員唔再受昆,堅持要政府肯定保留皇后是現實可行的選擇,並要政府以此作為工作目標。

最後,孫明揚不斷向熊永達拋媚眼,主席劉皇發也乘勢問熊是否願意與政府再開會,熊永達此時把握住機會說,傾都得,但係首先要搞清目標。目標都唔搞清楚,開會黎做乜。而幾乎所有人(除了何鍾泰。記住,也只有何鍾泰)都在努力把討論的方向帶回議程本身,即係天星的「遺址」和皇后碼頭的處理上,迫政府接納原址保留皇后這個目標。孫不停以重複合約的限制時,辯才了得的長毛就一架坦克車埋去,話一個政府是先講願景及目標,再講實踐方法,但孫明揚就以「合約作為願景」。中晒point!

余若薇就以四點承諾夾孫明揚。一,與民間團成立工作小組;二)開放工程所需的資料,讓民間團體提出原址保留的可行方案;三)與民間的專家開會研究;四)未有解決方案前,不動工清拆。孫明揚當然在顧左右喃嘸一樣的遊花園,但余不停在追問,「咁係咪即係會開工作小組?」、「咁係咪即係會同專家再開會傾?」、「咁係咪即係未有決定前唔拆?」、「咁係咪即係四點承諾都應允了?」老實講,這只係很基本的要求。但孫明揚心繫填完海之後那塊地和那條路,故被追問得相當尷尬,最後都親口講會與民間團體商討原址重置或保留的可能性。聞說電視新聞還剪了一句,「未傾好之前當然唔會拆」。大家記著這句話。這句話是會議堂的各位,還有一直以落力落腳保衛天星皇后的各位的努力的成果,大家要好好記著,千祈別讓政府再次側側膊。

既然技術上完全沒有問題,這點熊永達、建築師學會和工程師學會的朋友都完全可以提供支援(建築師學會就即場介紹了可以先建一堵圍牆,圍住碼頭,然後在圍牆外繼續填海工程。之後在碼頭下建一個石屎台,讓海床下的工程繼續進行)。而從建築美學到歷史印記到公共空間的價值,大家都已講到聲嘶力竭。皇后是需要原址保留的,政府想繞過這點而用填海的必要性(關於這點,陸恭蕙的文章應一讀再讀,背晒佢),來逼迫把皇后拆左先講的結論。偷雞唔到蝕把米,基本上完全失敗了。

政府要抄小路或硬上弓當然有十萬種方法,但昨天的會議是一個無法抵賴的正式會議,在民間團體和專業團體的同共施壓下,保衛皇后碼頭的工作是稍稍推進一步了。但當然,在大家都可以喘一口氣期間,孫明揚說會用三兩個星期與專業人士再開會商議可行方案,包括原址保留皇后碼頭,大家請豎起隻耳張大對眼,監察事態發展。這三兩個星期不能只是政府放軟手腳令輿論降溫的buffer period,更是要推進政府落實原址保留的可行方案,大家stay tuned

1 comment:

sunfai said...

望穿秋水喎等你篇新文.......

幾好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