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06

sigur ros的票

沒甚麼好談的日子就是沒甚麼好談,上午見尊貴的議員下午則是年薪幾百萬的人侃侃而談賺錢是這樣的也不妨對你坦白。投入是投入了只要我臉皮夠厚承認了不會氣喘,無論如何投入一說還是要先假設有角色一回事唯然角色之外角色之後是甚麼是高檔學術問題。晚上喝兩罐能稍稍釋放我會說是懸置,沒有反撲也不求結論,說不定我只想睡一覺好的在沒有知覺中昏過去而清晨五六時不會緊張得自己驚醒。 是太渣是太青是不投入的索償是太稚得以為世界為我而轉還是甚麼我說甚麼都是裝模作樣有四五六層說話永遠說不完。很多人都很可敬我想我會銘記於心。

leonard cohen有首歌名叫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想應很經典吧很以前舞曲的味道,cohen的歌聲總是難以緊隨調子埋伏著的上揚味道,滄涼到底屈怨到底中間留著一片命運的空白,是你給我聽的。在狗屁甚麼我已說不清了,想說的其實是我買票了,興奮得不成雖然爆得好緊要我的位認真麻麻:

here comes the tix

4 comments:

騷擾 said...

「滄涼到底屈怨到底中間留著一片命運的空白」

張愛玲咩

阿野 said...

可惜張氏的書,一本都未讀過,抄左都唔知。估唔到呢啲野都有人應,騷擾君你實比足面也。

騷擾.阻定 said...

係呀,見到個「你」字,真係唔多敢應架。

sunfai said...

很喜歡你這種'酒後吐真言式'的文筆節奏......... 雖然要鼓起勇氣及花點力氣才毛得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