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7

一張地圖的誕生



早兩三天因為籌備遊行需要用的物資,需要製作一張路線圖。過程中,不但找到事實證明,原來所謂客觀的知識如地圖,也是很大程度因為商業利益而存在:甚麼團體或機構會在把地圖放上網讓公眾查閱,不是香港政府不是地理之友會更不是開天闢地的上帝,而是中原美林黃頁之類。這也算了,那地圖網頁夠膽以「版權所有」之類的水印把不屬其私人財產的地貌私有化,與此同時地圖的質素,以我不懂的技術語言來說就是resolution,是低得我即使以身試法想把它翻印時,也是灰頭土臉敗仗而回。在場的朋友冷冷地說:零分。

路線的黑線和箭咀把路的名稱蓋過了,有些路段又沒有中文名字,有的話也完全不sharp。既然為了做生意可以製作地圖供客戶使用,筆者為了令參與者能清楚了解我們走過甚麼地方,為甚麼不可以冒天下之大不諱,在原來的地圖上作改動?艾柯寫過一篇文,名字類似是〈一比一的地圖之不可能〉之類,我所做的就是〈改動地圖easy job!〉。儘管技術水平是連「小畫家」都力有不逮,而可供使用的軟件也不過就是小畫家,嘗試改地圖這個小動作,就有如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或準確一點,它形同articulate一個新的世界。



開始的時候,只是在需要標明路名的地方,加上街道的文名,例如「盧押道」、「灣仔道」、「皇后大道東」之類。後來發現因為開一個文字框,就會把原來灰灰的底都以慘白色蓋過,顏色雖然是慘白,但卻像一塊面給人打青了一樣耀眼。友人幾乎與我同時想到一個懶聰明的做法,就是把附近的灰色複製下來,然後往慘白的地方貼上。這完全是搏蒙的,因為灰色的底色,只是視覺上的結假設,那灰灰的地方,其實是以某種規律標誌著一些小街或地塊的邊界,只是讀者沒有那些規律作為讀地圖時的座標,以及相比起重要樓盤的名字,和道路的標示實在太清楚,這些夾雜在灰色下的細節便落得視覺咖哩啡——出左場你都唔知。

從要強調我們的路線這原則出發,逐漸便開發出另一個問題。即然我們所走的路線,是為了服務我們遊行的主題,何妨再後退一步:除了突出我們的路線便是針對我們的敵人。即時想到的是在如胡忠大廈那個位置,把「胡忠」的兩個字換成了胡忠或佢個仔胡應湘的衰樣、或乾脆把大有商場抹掉,諸如此類的小動作。記得十多年前,我們讀中學風行一時的《重慶森林》嗎?當王菲偷的地梁朝偉家中的沙甸魚罐頭包裝換成豆鼓鯪魚、史諾比換成了「黃咁咁,仲要隻眼黑晒,同人打架黎呀」的加菲貓,在水中下安眠藥等平常看不出的毛手毛腳時,這些小動作是對routine的生活產生妙不可言的實際效果的。就如看《重慶森林》的次數太多了我竟純情得相信這個做法會get the job done。只可惜給友人喝止,時間心力無多大規模的改頭換面工作只好作罷。

遊行的效果是好是不好,大家是震奮了還是怎樣,政府是真的認為原地保留太貴還是純粹想做瓜我們這伙難得承擔後果的散兵游勇,日後的方向是南還是北是東還是西。諸如此類的現實問題不是現在晚上三時可以想得清楚的,唸下理論就無妨:

one can even say that the only letter that fully and effectively arrives at its destination is the unsent leter -- its true addressee is not flesh-and-blood others, but the big Other itself:

(quote上quote問你死未)we are, in effect, saying that our idea is too precious to be entrusted to the agze of the actual addressee, who may not grasp its worth, so we 'send' it to his equivalent in fantasy, on whom we can absolutely count for an understanding and appreciative reading.
出自zizek新新地的小書《how to read lacan》,有興趣自己搵黎睇下。題外話,這書干擾了一直買他的書的興奮和自虐:如果百多頁可以學會如何讀拉康,那麼以前捱佢又多又重覆爛gag仲多過我還要讀極都似懂非懂真金白銀買回來的書係咪老實左少少。回正題,地圖上的小動作是否旨在讀地圖的人也不會有人留意得到,只期待那種如動畫一秒廿四格中包含一格色情照片的潛移默化,還是更根本的不希望有「人」留意得到而只期待那一大他者的回眸首肯,還是更原始的享受惡作劇的快感,還是有甚麼其他地圖學地理學意義,不如說我只是想不衍生意義。不如說昨晚當主持的智良說得好:警察把口號和橫額在穿身上。請請。

是我大驚小怪也好,在電車路遊行試得多,小街真的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冒犯一點講,這才算示威吧。其他相請到這裡看。


2 comments:

Kai said...

遲幾個月會搞民間地圖班,教點樣劃地圖同玩地圖。

李智良 said...

建議你讀一讀拙作,http://oblivion1938.blogspot.com/2007/02/blog-post_28.html

同埋得閒上樓上樓下學返一兩個鐘photo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