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05

124之立此存照

不錯好闊由壹仔主辦的一二四
透明的雪糕筒創意封鎖線的恰當位置普選好遮陰
一瞥街頭應係咁用的由壹仔主辦的一二四
立此存照,或難得的嚴肅只此一次的遊樂場occupation
occupation 2集中精神熱身

雖 然由天光影到天黑,這樣的一個系列的照片仍難免把昨天的情況簡化。朋 友的一二四爭普選活動比其他二十多萬參與者都要長,他們沒有(像我)行到八時多便滿足地自行散去然後晚飯作樂。在政府總部外,他們一直坐到兩三時才由據說 不太熟手的保安——也就是當場警察的代理人——武力抬去。詳細情形,可看inmedia的報道

另外,我一位好友也作了如下的記錄,貼出來也沒有問過他。

1
遊行後
黃毓民說要曾當奴回應
因此叫大家坐低。
就有二千人坐低了。

2
那時我和登勤回了旺角。
他買了一包NEXT,請我食了一枝,
坐小巴番大學開會,
我上錄影力量參加今天拍攝的檢討會。

3
晚上八點九
曾當奴跑出來鳩談一番,
說已知道大家意見。
好撚體會到大家的期望,
云云。

跟著民陣和工盟開會
覺得在場的市民
都是婦女和孩子。
就著大家自由散水,或留低。

4
而泛民主派的大隊
就在這個時候
收了皮。
散水大軍之中
當然也包括了號召者
黃毓民同學。

5
政府總部現場還有的政客包括
孔令瑜、陶君行、梁國雄、鄭家富、陳偉業、李卓人等。
(鳩的程度由零至 N)
示威者約六十人,連記者就百多人。

孔令瑜說等抬。
因此要攝錄機。
太利、仁、彩鳳、文浩、靚仔偉、肥BENNY
電還未叉好
便散會帶機去支援。

6
我在旺角自己鳩了一陣
又和阿超鳩了一陣
也趕赴中環了。

7
去到現場後
太利等已入了去
大閘已經關掉
我不得其門而入
唯有在閘外和示威朋友打招呼,
和做茶水。

李偉儀著我買了兩包幼卡碧,
黃衣男子(大概是記者吧)
著我買了包紅萬。

但其實,有一個人到場支援。
而他又爬了入去。
我只是畏高,
又不想逗留太久。
可見,上文中「不得其門而入」的意思
並非指沒有別的「門」。

8
我買好煙回去的薯候,
一堆人急促從政府總部正門往紅棉道方向逃去。
而袁敬浩和他的女伴則在下亞厘畢道口對望,
面面相覷。
同時,柏齊也到場了。
柏齊正想爬入去,但差佬突然暴增。
他問我有機會入會入嗎。
我說我冇身份證喎。

9
然後,BENNY、CHRIS都到場了。
BENNY還帶了睡袋來呢。
多麼SWEET的男生。

10
同時,曾健成也和他的朋友羅先生到場了。
拿著 M,說無論如何也要進場聲援。

11
守衛不允許。
有人說︰「牛哥,俾我請示下啦」
曾說︰「就係知你難做,先叫你讓開」
羅先生二話不說,就闖閘,當然不忘講下粗口咁啦。

12
閘開。羅在推撞間被一保安打傷。
我個人認為這指控是真確而合理的。
羅要追究責任。
場面輕微混亂。
仁把機交給閘外的我。
我開始追拍。
閘冇人理會。
就陷家都進了場。

13
有一個保安衝了出來認投。
但羅先生說不是他。
柏齊大叫「交人!」
華人警官說驗傷。
外籍警官也在場,但沒有說話。
柏齊等再叫「先交人再驗傷!」
華人警官一面鳩談,一面往辦公室退卻。

14
羅先生報了警,但不曉得後來警方如何處理。

15
大閘隨即關上並塔上鎖鏈。
但亦有警員從側面小閘輕鬆進出。

16
幾輛警車亦不斷進進出出。
左泊右泊。
唔知為乜。多舊魚。

17
現場回歸靜止。
大家相信最快要天光才清場。
我諗住四點鐘走啦一於。
如果走到的話。
但亦覺得唔預計會入黎都入左咯,
就唔好浪費,
好想經驗一下清場。

18
仁開始打鼓
非常精彩。
黃澄澄的外衣紋風未動,
但他的手指急遽上下
每一次轉 BEAT
竟然都是如此清醒。
就是那些令人心酸眼明的
無以言說的黑夜。
因為黑夜,所以大家都
份外明白,這樣的鼓聲。
我認為此情此境
正是社會運動的歷史敘說中
嚴重欠缺的文學話語
因此覺得應該把片斷拿去灌碟。
彩鳳則和另一陌生女生踢空水樽。
我心諗,
不如踢得過份 D,
睇下 D 保安朋友點。
但我手上有部 DV 機,
手指上又有包煙
就沒有認真踢,誠屬遺憾。

19
梁國雄話急尿
結果十六男兩女,
十八個人一齊去。
阿偉順手買了罐雀巢咖啡,
我買了罐韓國出品的檸茶。
往返途中,
我問了手上拿著一部三萬幾蚊的攝影機的
純真少年的名字。
他叫ANLOU,在中大東華讀副學士。
閒時鍾意拍野。
而拍野亦可用來交功課。
這個男生,後來交換了電話。
有心人請備忘。

20
兩點幾
大家知道
政府有人會跑出來警告一番
然後清場。

21
然後有人宣讀警告
說大家申請時話晚上六點半散水
冇理由搞咁耐。
所以大家請收皮
政府俾十分鐘時間
大家可以係西翼走人。
大家當然屌鳩佢。

22
李卓人告訴大家
一陣會有好唔熟手的外判的
保安員抬大家離場。

為甚麼去年四一
董建華都忍到七點
曾當奴會咁快郁手呢
江湖傳聞
是李卓人說大家都疲倦
都想早點回家
於是叫政府不如及早開波。

23
現場漸漸分成幾組

一組坐在地上
可理解成是死守的抗爭者,
我和朋友就在其中
叫口號
主要是
我要普選之流
偶也有仁在叫屌

一組是職業傳媒,站在圍欄外
隔岸觀火

一組是站著的抗爭者
例如 WALKER 及鄭家富
成分混雜
搞不清楚他們打算怎樣
但有人輕鬆嬉笑
例如李卓人先生
有人嚴肅待命
例如 WALKER

最後一組是在圍欄內的傳媒
我理解是民間記者
肥 BENNY 和 CHRIS 也在其中

24
開始清場
我理解,第一個是陶君行
我們見是保安,
馬上屌鳩班差佬。
我個人理解
這種叫保安來清場的做法
是嫁禍暴力責任。

我們難免要寸下班差佬
「遲早輪到你個位俾人外判!」
太利指出
警力不足
是因為精銳部隊已調至世貿劊子手兵團

25
第二個被送走的是懷孕的孔令瑜。
她是行路的,我理解。

26
我們不斷叫「反對清場,清場可恥!」
但和應的人漸少。

27
有保安想郁一位叫阿正的朋友。
WALKER 馬上殺上去屌鳩佢。
一面澄清阿正只係幫手執野,
一面問佢保安有乜權力執法。
最後,阿正繼續留低。
大家越來越谷鳩氣。

28
我地圍了圈,互相繞手。
六人的圈,大小剛剛好。
太利。BENNY。文浩。我。鳳。仁。
繼續叫口號。
「我們有權示威」
「我們有權集會」
「反對清場」

29
郁到我地。
阿仁不幸被抬走。
因為包住佢的是最細力的我和彩鳳。
我們只能抓到仁的牛褲。

30
再到彩鳳。
因為係女警。
更因為彩鳳超勁,
抬唔走。
大家進一步谷鳩氣,
不單單是因為差佬,
而是其他抗爭的朋友在士氣上的支援好像真的很弱。

31
最終彩鳳還是被抬走了。
圈子加入了陳景輝和 BOBO。

32
CHRIS 打了電話給仁
證實他們被抬走後沒有事
其間
BENNY 唏噓的說
阿正瘦了!

33
最後
還是陷家給抬了出去。
抬到炮台徑的閘門外。
靚仔偉的反抗最激烈
令人感動。

34
我到現在還不明白
太利大力到咁
點會搞得掂佢
應該都係因為我坐係佢隔離。
我現在覺得
關鍵是把頭放低
保護雙手
不讓他們找到發力的位置。

35
出來時
偉和各人好好擁抱。
真好。
彩鳳不能自己。
哭著又叫了一會兒口號。

36
政治人物們出來時則有很多相機
他們也叫了一些很堂皇的口號

我、BENNY
和人民台的阿牛先生
去解手。
解手前兩分鐘
因為新相識
我還和阿牛先生握了一次手呢。

37
回去的時候太利對阿牛說。
李卓人一度同佢講,
唔好咁,衝突場面,唔好睇。

38
散水的散水。
民陣講了幾句收場白。
也散水了。

39
最後走的是
八樓朋友、人民台阿牛、議員阿牛和兩位陌生市民。

40
大家都很谷鳩氣呢。
所有朋友個人任何進退意願
大家都絕對明白。
但我們似乎還是成就了
政治人物做了可觀的騷的主角。

作為聲援小隊,
後來的人明顯更有心抗爭
李卓人同學講了一些差佬才講的說話
我們反而多少成為了一場政治騷中阻頭阻定的人

41
我沒有身分證也沒有被發現。
真不錯!

42
過了這樣的事
給差佬抬過一次
又拍了一陣片
也就比較安心
世貿的時候
應該可以放輕鬆一點。

43
因為可以怎樣呢。
固然唔知出事點算,
但唔出事都係唔得的。
一定會出事,
而又一定要出事的。

44
如果真係搵唔番張身分證
要做番張報失紙就真。

45
八樓的朋友仔既漂亮,又夠雷。
對於可能參與採訪或示威的學生報朋友仔來說,
支援應相當足夠。
當然,悲哀的是,
能否造起浪潮,SHUT DOWN世貿,
關鍵之一正是那堆做騷的人,會否捨身突進。

46
就像足球一般,LOCALITY的支持
是成敗的線索。
南韓農民再多,
他們也只會被標籤做「不得不被犧牲的人」/「暴民」。
撞鬼。

47
阿仁的鼓真好
但也要有這樣的現場,

才有這樣的鼓。
朋 友的記錄, 當然便在他所發出的呼喊——「社會運動的歷史敘說中嚴重欠缺的文學話語」——中應聲落網,一如他認為鼓聲能填補那歷史性和範疇間的空缺。這樣的記錄才是真 正的「人在事件中」的記錄,我不覺得能有甚麼否定的餘地。越是迫真越是細節多,聯想觀察判斷情緒一覽無遺,冷酷並裝沒有作者的新聞在此差點出來炫耀優勢。 逐點討論此時此刻當屬次次次要,謹向你們送上 ,石頭與玫瑰。


6 comments:

林輝 fred said...

謝謝你的朋友的記錄。

那天晚上行完了, 到達政府總部, 聽見長毛和鄭家富說和大家一起留下; 我猶豫, 問了問身旁的朋友, 大家都說『走吧』, 我軟弱了, 在去與留之間, 選擇了離開。因為肚餓。因為涷。因為明天要上班。

回到家裡, 看見inmedia 的報導, 心中想起去年愚人節晚, 我也沒有留下。開始不了解自己, 更討厭自己的退縮。

sunfai said...

感謝你朋友的紀錄。

我好鍾意佢地同警察講, 有一日連佢個位都外判埋。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阿野 said...

我去年愚人節和剛剛124的情況也一樣,也是完了、也是坐巴士回家剛下車、也是收到電話,也是政總那邊告急、也是——最後沒回去幫手……

政府無恥,連清場都找食蕉。世貿近了,當中的權責問題絕對要搞清楚。

林輝 fred said...

手動 trackback:http://blog.lamfai.net/2005/12/blog-post_06.html

TSW,或鄧小樺 said...

這個世界動得太快無法追趕
你個幾篇文寫快d啦仆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