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2.05

17/12記:甚麼人暴甚麼人(二)


告士打道:誰夠膽說暴動是當晚的一個稱呼?

fred
和我本 只是想沿菲林明道往海旁方向走到告示打道看看那邊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甫到告示打道,眼前一大群人,人都向右邊即銅鑼灣方向聚集。換言之,看似龍尾的是在左 邊,右邊是密密麻麻的人,我們左邊停下,便見龍頭即前線那邊約一百米前,冒出火光和煙霧,那大概是催淚彈吧。晚風把它吹來我們那邊,不算刺鼻。令情況變得 迷離的是,當場的嘉年華氣氛。這嘉年華氣氛,可以作許多事後分析,如具路過途人的消費性質、盲動燥動、垂死爭扎等等等等,這些可以全都豪出去,在此這希望 說的一點是這種嘉年華氣氛是這一晚熬得下去的重要的因素之一。

當 晚其實不停有風聲,說有兩種人可以隨時離開,一者有香港身份證,二者有記者證。然而,這措施是麼時候實施而甚麼時候停止,也因為其風聲性質而根本完全不能 考證。 初時我們都興高采烈的坐一起,就這樣的跟他韓農和其他東南亞的示威者唱歌跳舞,圍一個告士打道四條行車線咁大的圈。我們又時而睡在地上,看道上旗幟飄揚, 時而靜下來小睡或看沒星星的夜空——為免說得太美好,必需強調那是是凍到仆街的,尤其是對那些下午才捱過水炮的人來說。

RIMG2141
飄揚的旗幟不可能被差佬的暴力搗毀

有 些類領袖的人不時出來說兩句振奮話,例如長毛說wto流會了,後來當然知道那不是真的,但也確實狂喜了一陣。韓農的幾種鼓併合出的背境音樂,在當時特別 有力量也特別肅殺:那不是一個奇怪的組合嗎?在四面給差佬包圍始形成的一個「非法」集會格局裡,大家聽演說又隨鼓聲唱歌跳舞睡睡覺,以豐富的內涵內爆著差 佬失控而漫無目的的封鎖線。日後有空不妨多光顧灣仔地鐵站連接稅務大樓的天橋下的三六九飯店,聞說差佬當晚是是逐家店鋪叫拉閘關門的,三六九他們當晚卻厠 所任用還提供熱茶。

十多小時的圍困,除了吃風捱餓外,上厠所當然是另一個大問題。起初我們都在惠東隔鄰一家門面甚巨的大廈旁的走火通道小 解,後來不知是誰甚至把尊貴的劉健儀 議員的街板,都拆下作臨時厠所門用。更有創意的如厠方法也時有聽聞,有人在大新銀行門前的聖誕樹後解決,如此有人把樹上的扮雪的綿花狀物質拿下作保暖用就 別提矣。老實說,當差佬「果斷」地徹底封鎖告士打道中環廣場前的一段時,甚至正正常常的厠所都沒有提供,
慘變人民公厠的裝潢華麗商業大廈,你們該知道要找誰投訴的。

大 概到兩時許,場內inmedia的人大概只餘阿藹、阿健、bobo、阿軒和我。前兩者出示了記者證便無驚無險離開了,當bobo軒和我還在思前想後時, 同一道防線的同個差佬已經已近乎發洩的口吻說:「等一等,而家唔出得,上頭指示冇人可以係呢度出入」。接著整晚也在場內遊來遊去的女長毛蓮姐也來叩關也是 不得要領。我們只好繼續在場內到處逛繼續等。

到大約二點五十分,警方用大聲公向至少在他們二三十米外的示威人士廣播,大意是我們因為參與 非法集會,經已被拘補。同時說會一個接一個把我們帶走,叫我們 不用驚慌,也別掙扎云云。聽罷我們再到差佬守住的通道查詣能否離開,差佬竟然說「而家已經走得,要由中間走」。中間?咪即係差佬差婆幾十人排成通道夾人上 豬籠車那邊囉。及後有一頭霧水的市問來問能否離開,並謂沒有聽到警方的廣播。差佬竟然說,「按指引我們是要作出廣播的,聽到與否是你的問題。我們甚至乎不 需要你聽得到」好傢伙,這就是我們的前線警務人員。當inmedia裡還有討論說警方應如何分析,甚麼責任該由誰負。請那些區分高層呀警方作為一系統呀而 前線人員則是甚麼個別和弱勢呀等的說法閉嘴。別跟我來這套廢話。

RIMG2173
看他們多威武

前 線差佬倚仗其遊刃有餘的酌情權而為所欲為,將妒恨和見偏見都不當的發洩在示威人士身上時,有甚麼道德呀制度上的理由我們要體恤差佬。豪盡比佢地,他們不 願也不能違抗上師命令,這是他們的事,但這便是一個自己作抉擇的還節,一如在前線執行職務時,選擇以甚麼態度對待示威者, 與及如何定位自己與示威者之間的關係。這些還節,別跟我來一套身不由己。上過前線的差佬,好好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不懂漸愧不懂難過的為之不可救藥。

最 後,跟hkpa的大隊,在那去向未明的兩小時內,吃風睡覺,算是差佬的私刑吧。接韓農上車的行列已停下許久,bobo決定留下,另一位inmedia的 人和其他二位朋友也機智的離開了,我們沒有被拘補,卻被無理拘留,沒有人告訴我們當場的權利是甚麼,一切端看不知那位所有盡在掌握的差佬高層的喜好,由他 來發落。整個時空凝固了,只有繼續等,等繼續要等下去的另一瞬。

七時左右,還有三四百人在等佬根本沒有、或沒意圖準備的豬籠車,甚麼時候 可以不用再餓不用再等不用再忍完全不知道,我則在灣仔警署旁,給差佬搜搜身,然後 便走在從未見過只有警車的告士打道旁離開。差佬這趟完全錯晒脈絡的動用武力和妒恨的使用酌情權,已經給寫進大量這次有份參與的人的記錄裡,成為了歷史的一 部份。差佬蠢昧的剎有介事和淫穢快感,已成了一個絕對無法消滅的污點。


3 comments:

Q said...

Merry Christmas!

hegelchong said...

該如何回應警察這個權力機關兼象徵?

我突然覺得很可笑.

某位思想家在某處說過,權力總有令人覺得荒誕可笑的一刻,告士打道的這一夜,正是這一刻.

joemiller4377 said...

I read over your blog, and i found it inquisitive, you may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My blog is just about my day to day life, as a park ranger. So please Click Here To Read My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