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6

渴求注視的便衣

咩叫英?

支持反世貿示威者活動年中無休,話說今天的遊行先到灣仔警署遞信,再到政總門外集會。其間見到兩個有趣的人,值得一記。

從 駱克道公園出發,遊行隊伍要先到灣仔警察總部,其實只是從公園出口右轉一兩百米便到,卻被安排先走出軒尼詩道,然後直行到金鐘道口的行人天橋,再由天橋 屈回軍器廠街——路線刁鑽不在話下,遊行要行天橋倒真是罕見。原因大概是因為警方原本不希望遊行隊伍聚集在警署門前一大片廣闊的行人路,所以一方面用鐵馬 加警員將之圍堵,二方面安排遊行隊伍到警署正門的右首邊聚集,而不讓我們直門從駱克道正面的靠近。

不知是否受到韓國人的強悍作風感染,遊 行人士都變得呀咋,八樓的朋友不行行人天橋而抄馬路,而沿途亦行自覺地不讓警方收窄遊行路線等事接連發生。而到了警 察總部,當前方hkpa代表在叫口號和發表演說時,我和另一位inmedia朋友則留在警察手接手圍成的人牆那邊,留意警察有沒有甚麼小動作。有一男一女 仆兩人走到我們附近,兩人都相貌堂堂神情肅穆,而男的更手持一條黑色反世貿的布條,不時更與參與遊行的人士打招呼——似乎不是第一次見面。

兩 人引我注意,是因為男的忽然好像很憤慨地指著我們右邊前方一面四五行動的旗說,「又關四五行動事?乜都插支旗出嚟」,彷彿一支旗不是令遊行隊伍多了些甚 麼,而是傷害了這位老哥的感情咁。所開講有話歷史幾狼都有,遊行隊伍多一個對四五行動憤憤不平的人,始終不是甚麼大蛇痾尿,不足為怪。而那女士呢?則一直 像與那男伴像剛口角完,非常不自在而且雙唇緊閉。後來發現男的更當上了糾察,在其他遊行人士路過圍人牆的警員時,他又引路又似在防止遊行人士與警員發生接 觸。

口號時,大家都狠狠地叫,那兩人則始終非常冷靜,按兵不動一派大將之風。我多口忍不住和邊的朋友說,「果兩條友乜唔叫口號既」,也不 知他們是否真的聽見 了,之後男的便起哄,舉起半頭大呼「呀」——雖然單音一個「呀」字也不算甚麼口號。大家都知道這次反世貿的口號不多,down down wto, release now, shame on hk government等便大概技窮,大會後來叫到「警權無限大 人權被出賣」時,兩人都面無顏色東張西望。未幾男的又擔起了糾察角色了,為警方向遊行人士解釋,又負責疏導人潮。辛苦晒。

其實說起警方的便衣,阿藹引述的羊腩煲事件我 都在場,言猶在耳又來了一對要人提醒才會叫口號的男女。老實說,便衣的其中一個任務,是否要讓被其監視的人把他們的警察身份辯認出來的呢?其實十八號那 天,與不足以要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十位左右朋友自成隊伍,又是要遊行到同一個警察總部,抗議方於十八日清晨開始的拘補行動。本要從維園高士威道的出口出 發,未離開維園便遇到兩個便衣,又是一男一女的,他們上前和我們裝模作樣要和我們答訕時,手裡還是拿著walkie的!

或者他們的任務都很複雜,說不定他們的心境都很複雜——有機會作便衣,還不趁機表達對韓農的崇拜?



p.s.
合稱人見人愛車見車載
(一個叫人見人愛,一個叫車叫車載)


2 comments:

wj said...

有機會作便衣,還不趁機表達對韓農的崇拜?
....這樣想會好開心既

Skybird 鳥飛 said...

"有機會作便衣,還不趁機表達對韓農的崇拜?"
哈哈哈..
如何掩護內心深處的聲音,又要恰當時間表現出來,但又要防止不要太大聲生怕被自己聽到, 嘩這種高難度的自我無間道狀態, 真係辛苦哂佢地.

唔怪得佢地人工咁高啦. 思覺失調醫療福利津貼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