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06

就當時某段意外假期


午睡的腳
(欲一睹同行的「光朱照」者,請自行進入flickr瀏覽,最後那張,保證精彩保證唯美)

去露營是一次純粹屎忽撞棍的經驗:一者戶外活動
是本人的嗜好,想遠行卻被友人朱召了去西貢東灣;二者三個人在大自然赤條條兩日兩夜,屎忽與棍相撞難免。時間太少我們只是不停的浸水和睡懶覺,和廣告說女人買鞋差不多:一早睡醒給太陽曬得汗流夾背時浸水,煮食充饑前浸水,碧波暢泳後一身鹽時浸水,午睡後給綠頭吸血蚊針遍全身後浸水,臨別秋波為了懷念為了送別也浸水。

身在郊外時,總覺得心情特別舒暢。那恐怕不是假象便是刻意忘掉太多前提才可以下的判斷。這是玩火的難道還可以不承認。對放鬆的需要,之於把人迫得無限可守手足無措的城市生活,是必需而不是增值。高壓的城市生活根本難以自我支撐,它需要它者無論是內在的橫街濕巷移民勞工,還是外在的異國情調青山綠水,別告訴我那是遇然的bonus。哪怕去的三個人全都是好人好姐一表人才的大好青年,沒有沮喪沒有挫敗長線或短線的原來已有的或是去到才發現的,對著大山大水反應根本是不可預料並不可知的。我們沒有斷背沒有自殺,不用多心,或者是我太敏感太誇大。

至於夜行村路癲狗喪追那些,屬系統預料之內,少提了。

假期的另一面:
空虛的暴曬
狗事重提

7 comments:

怪獸雜貨 said...

阿野,其實你的網早就連結到我的blog內,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給你起這個又長又沈的名字。

阿野 said...

怎可能介意,謝謝你的欣賞就真。

嶺男 said...

阿野沒提的,我偏要提,那些就是他的創傷,要overcome它,就是面對它

來﹗來睇我的《狗事重提》﹗

阿野 said...

咁樣促銷自己都有既…

小奧 said...

請問屎忽撞棍何解?

阿野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阿野 said...

大概作偶然解吧。試設茫茫人海中屎屁要撞上棍,應該是多少要講點運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