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06

五月天


天際流

兩粒星星兩條軌跡,一直以來相安無事,沒有突變沒有異樣,時間空間這對概念也幾乎開始受到質疑及遺忘。忽然在這個冒失的五月,事先將掦的相撞把一切都以狂妄的力度給壓縮,相撞不止相撞,而是眼巴看著它們遇然的由出軌到靠近到相遇,連剩下虛無都同樣偶然。相隔不是心跳的距離,而是一道令人目眩的白光這道白光就是世界,剩下張力的世界,給這個月侷促的包裹著幾乎窒息。然後,沉睡的要醒來被攔截的不能再裝沒知覺。別了,這個荒謬得壯闊的月份,聞說清水和嬰兒意味新生,唯
定義上經驗上,新生不一定甜美。

1 comment:

朱迪 said...

投入新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