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05

短打

長洲
我不明白為何這不可以是《broken flowers》的劇照

1. 占渣木殊的電影只看過老翻版的《coffee and cigarete》,昨天看新片《broken flowers》別有一番感覺。突兀銳利的感覺減輕了不少,速度怡人,剪接看來也挺順滑,幽默感卻是一樣一流。

劇情不多說了,反正向來友人總批評我零覆述能力。只想說,抽象地說,這套電影,因為自己的兒子,男主角踏上旅程尋找女友,到頭來舊女友找不著,任何年青小伙看來都是自己的兒子矣。

鄧某早前戲謔某黃,與其被害妄想有人想fuck他,不如先為自己想辦法找個屁眼。儘管脈絡錯晒,
從這講法理解《broken flowers》,還是有福至心靈的點亮作用。

2. 今天收到阿扁(又作阿豆)的電話,說樓下為新奧爾良颶風而寫的文章,不能發。原因:敏感。

與大班志同道合的師友搞獨立媒體,我們不時返炒一個不太好笑的笑話:一天我們在大陸被禁,我們便成功了。我們今天似是真的區域性地間竭性地被封,原因當然是因為我們的某些內容犯禁。

雖則文章是投到一份記不起甚麼研究機關的雙周刊,稿發不了還是會令人產生錯覺:俾人禁,咁我咪好偏鋒尖銳?否則便是我已是響朵之輩,文章使談吃飯拉屎都總有麻煩。

妄想到此為止。

RIMG0062
million dollar hotel,或稱搏蒙

墾丁
很浪漫

3 comments:

Palace" said...

你好,可add我嗎?
msn:queenqueen_qqq@hotmail.com
ICQ:82220859

阿野 said...

palace你好,我們認識的嗎?

TSW,或鄧小樺 said...

「所以,竊以為hans wong積極面對現實的方法,不是停止fuck的想像,而是,起碼,讓自己有個屁眼。」
vs.
「與其被害妄想有人想fuck他,不如先為自己想辦法找個屁眼。」

其間的距離,就是「零覆述能力」的立足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