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6

教師‧哭


woke from dreaming but it took convincing
i was shaking screaming i was still alive

and you were picking strangers by the side of roadways
little little let the danger unfold

("woke from dreaming" by delgados)

有閒錢時亂購物,在阿瑪遜進了一本關於南斯拉夫的書,叫to kill a nation --the attack on yugoslavia。動機是自覺時常懷著齊澤克招搖撞騙,多懂那邊一點穿崩機會較少。書來了當然和其他同伴一同束之高閣,印象深刻的卻是書皮的圖片。右上角是一名婦女的三分一張臉,她三七臉地望向她左首,左手則掩著眼下鼻旁的範圍。手是縐的,手指甲也是圓圓的,不知是否抽了太多煙。頭髮或者是自然曲的,眼神透露巨大的悲傷,眼白都紅了,眼框卻是乾的。

一向被譏不懂覆述,描述
我想也是同樣道理。上面的描述不是因為書讀了而認為這影象與內容有甚麼妙不可言的契合,只是這神情這臉孔看過怎樣忘記。

晚上和友人相聚,那曾是最要好的伴。我們是中學時曾因為某套電視劇的片段而走到中環看臨天亮前工人散在一街疊報紙,一個家住柴灣一個九龍灣而走到香港仔某著名屋苑的海濱公園煞有介事的談一晚無聊是非。友人幹過幾年前很流行的傳銷,向我介紹過但我當然基於某種冒昧含糊的進步立場一口拒絕。他大一已賺了幾十萬,現在當中教師,唯別以為是gto那種。

興趣上事業上感情上他都沒甚麼好日子過,萬多塊的工資對自視甚高的他來說不值得過份強調。他上科大的搶錢ma遇上尻不可耐的教師,學校請了一表人才的同科教師他的學生都自動轉會,習舞教練卻排他無甚基礎的舞步叫他自問可有可無,
三兩轉電話中他確認了心儀女孩在相處五年中一直隱約覺察到的致命缺點,最後是工作的學校,教改幻變和校長的悉力配合令他覺得穩定的工作根本是個笑話,除了是段歷史。如果一次碰壁代表一張哭臉,他隻身可以拍一套現在地鐵賣廣告賣得火熱的痛哭韓片。一次比一次哭得動地驚天,坐在一旁吃蒜蓉炒西洋菜的我跡近無法承受。中學教師的單子自保心態,教協的複雜保守,當然可以大書特書——這還可留給業者——。我不知他對幾萬教師大遊行的意見是甚麼,但他那天得在學校加班on duty。同事和他談幾年後的通識誰來教,他想我的一年合約至今生死未卜。

我一直想要回家為他寫點甚麼,若跡若離地,所以啤酒只喝了一雙。看他頹晒坐在大排檔的膠圓櫈上,說晚上改功課要喝胺基寶,另加日間咖啡七八,我當然會問哪是否罐裝鳥巢咖啡,但更想問的是迷茫的眼淚
怎樣區別。


4 comments:

Skybird 鳥飛 said...

香港教育制度吃人,一個教師死了,還有千千萬萬個教師等死......

月月鳥 said...

周周,

你還寫漏了傳銷好友玩足球經理的瘋狂歲月,無拿拿搭巴士去錦田茶餐廳食晚餐,以及對七仔思樂冰不可理喻的堅持.....

當上穩陣的老師,正如香雪制藥大炒車仔般冷門,我也很想了解那一個故事...

出食飯啦!

將軍澳遙遙相望的月鳥上

sunfai said...

阿野兩杯落肚, 以往迷糊的節奏又重臨...... 好抵死, 看著以為是為春天花花配音的黃秋生。

阿野 said...

月月鳥:嘩,竟然比你搵到上來,招呼唔到招呼唔到。別抵賴,我的友人也是你的死黨,不如你又寫下,味道肯定不同。

食飯?我習慣剩飲的。出來飲返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