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06

星期天菜街見聞雜想


RIMG1261

周末下午的西洋菜街,說兵家必爭要是太嚴重,至少都屬百家爭鳴:教會團體呼籲世人不要賭博、左派團體擺陣替老人家把脈檢查身體、劇團宣傳新作、政治團體搞街頭論壇等等等等。當然更少不了business as usual的戲院新片速遞和電器鋪的新產品推介。


剛剛的星期天,民間監察世貿聯盟hkpa便於西洋菜街舉辦了「不會停止的『抗議世貿!』」,為兩位在三月二日於粉領裁判署重新開審的韓國朋友打氣熱身。活動的內容有照片和caption都相當之好的相展,有一些朋友拿著簡陋的banner從giordano走到匯豐銀行然後折返的蚊型遊行(令人振奮的人回程的人龍較去程的要長!),有江仔頭戴假假髮,怒審世貿多宗罪的「人民法庭」,有幾個大男人圍埋雜談世貿的論壇、有billy吹口琴彈結他落力演出,有 asian migrant resource center的載歌載舞顯示團結,有八樓朋友新鮮熱辣反世貿cd優先試播——一句到尾節目比歡樂今宵還要豐富。

這張算拍得最好了
他便是人民法庭的朱大法官

老實說,hkpa的活動因為遭前後夾攻——一邊是震天的教會鼓聲,另一邊是同樣有彈結他唱歌的綜合活動——,所以即使駐足細聽效果也難免不太理想。然而,節目主菜單外的風景,卻足叫人即使世貿並未拉倒,也不致消沉不起。

筆者是今天起床時給inmedia臨時採主聰哥assign去菜街八掛下報導下,換言之完全沒有參與任何籌辦昨天的活動,但到場竟感覺到一種低調的默契與和諧——希望不是筆者過份的一廂情願——,hkpa、工盟、八樓、錄影力量(希望不這樣並置不會又惹來不必要的無謂聯想)、中大學生報、基督徒學會、一代人公社……和許多許多者因為孤陋寡聞而無法辨認,或根本不需要有任何團體身份的個人,所有在場的人,在派傳單拿咪講野貼相與途人講解或圍內談天說地,或如我以途人身份卻是採訪為實在東張西望感受現場。

如果這種合作或各就各位的模式不能全天候擴展至所有社運議題,我想至少在世貿這事還是能讓投入的團體和個人有點團結連結的感覺、力量和可能性。就像凡人在反世貿cd《將音量放大越過不義界線》中所說「大家若有甚麼是共通的……我們都作為生活於天地間的平凡人,願意付點血汗,為人間爭一口正氣!留一片淨土!」wto或者並未因為這伙人這種感覺而受到威脅,但後退一點說,這種感覺卻實在。

他騎在我膊上拍的,藝術照
老實說,我不知他是怎拍的…

在現場遊走之際,於有機會與單行,即舉家反世貿反到街知巷聞的單行一家有較近距離的接觸。被單行的弟弟騎膊馬騎了十五分鐘以上,借了相機給他拍了些《一一》式的照片,又私下錄了單行獨唱《愛的征戰》等等。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弟弟在騎膊馬期間,有位身高超過六尺的朋友向他示意希望弟弟騎在高個子朋友的膊上。我向弟弟說如我是普通大廈,高個子朋友是世筫大樓,誰料惹來弟弟的強烈反抗:「唔要世貿,唔要世貿!」,朋友即是高頭大馬並最後能將弟弟由者的胳膊轉位至朋友,他的反應也是非同小可。

在世貿頂樓

世貿在香港開會期間的經歷,足叫一個幾歲小兒不知何所謂而紥晒馬起晒鋼,這是多少教育工作者夢寐以求的結果。教不教,如何教,教多久才有這樣的結果?我在大學當過助教但對教育專業堪稱零認識,如世貿般的大事,其影響人的機制,是否可複製?這樣說,是否訴諸神秘的「經驗」?即沒經驗過的人根本無從感覺?這是否屬齊澤克老在引的巴迪烏式的真理事件:突又其來的一件大事,沒頭沒腦的撞進人心裡,原有的思考和判斷座標全被搗亂。這種規模的事件,如果可一不可再,是曙光還是棺材釘?

無論如何,星期天菜街的集會,於反世貿不一定是有最大的功能,也不一定是所有反世貿支援韓農的集會之中辦得最好的一次,但感覺實在,我想這是誰也無法輕易否定,說不準還要繼續仔細論述的。

反世貿和本地社運的持續連結和壯大,雖不至於把世貿拉倒,兩位韓國朋友來日仍要面對無理檢控,來來來,反對世貿,支持韓農,繼續力撐!

hkpa開審的活動安排如下:
「聲援抗議世貿政治犯」燭光晚會

日期:2006年3月1日﹙星期三﹚
時間:晚上7時 30分
地點:銅鑼灣東角度行人專用區﹙即崇光則﹚
「政抗議政治檢控.要求立即釋放!」聲援集會

日期:2006年3月2日﹙星期四﹚
時間:中午12時正
地點:粉嶺裁判署門外
聲援集會

日期:2006年3月14日﹙星期二﹚[暫定]
時間:中午12時正
地點:粉嶺裁判署門外

查詢及聯絡:3173 8412 胡穗珊

愛的征戰——他比我們唱得還要熟

2 comments:

wj said...

沒想過這次集會的聲浪毫無掙扎地被周圍的鼓聲和流行歌蓋過,文裡說的實在,我會話係韌度,這次,rather than衝擊人們既耳朵,方式變成是滲透。走到body shop,遠離各聲音核心,唯一飄揚的竟是billy的農民之歌。這種滲透、堅定而「密密織」的形式,似乎與世貿後續運動成為一對絕配。

阿野 said...

我也怕把事情浪漫化,但真的有一種有力量的感受——力量不一定能推倒世貿或甚麼,或者持續本身已是一個ok大的挑戰。

其實,不知是真的多了還只是我自己比以前留心,周圍的抗議活動彷彿比以前多:花販、的士師機、公共事業的職工、外傭、建築工人等等等。世貿令大家戰鬥力上升,在各行各業,規模大小不同,希望這不是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