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7

富德樓誌異


樓梯

羅蘭巴特講過,艾菲爾鐵塔是唯一一座在巴黎範圍內任何地方舉頭皆見的建築。在想找一個望不見艾菲爾鐵塔的地方嗎?走入塔內吧,巴特說。如此邏輯,昨晚與富德樓迂迴相遇。


晚上走過街市,看到路邊有規模有氣勢的儀式,一檔販一壇,個別而嚴肅,當然是因為舊曆七月。

吃過晚飯回富德樓,管理員黃生都已收工,在空盪盪的大堂等電梯。本在十二樓的電梯,花了有點異樣地長的時間還未到。按電梯的指示板顯示,它還在五六樓之間發呆停頓。發生甚麼事,突然樓上樓下咁齊心同一時間搭笠?不以為然和朋友繼續聊天,等待爆滿的一笠人魚貫出來。

電梯到地,門徐徐打開,歷時也有三兩秒。期待中的爆滿電梯內籠,烏蠅都冇隻。

門開盡後,一位阿叔滋油地走出來。那位阿叔叫黃生,收工也不忙責任。十點幾,繼續巡樓。

6 comments:

李智良 said...

黃生is the answer to coolness, 如果用黑白的眼睛看,又像jarmusch 的電影主角

BoBo said...

大佬,你真攪笑,連呢件難gag事都寫

Anonymous said...

nonsence,it just tell us that chow is a person who is very afraid of ghosts,hehe

i am six floor uncle

另一位六樓阿伯 said...

智良:零七年未到時,電梯大堂還可以抽煙。黃生就坐在那裡,一天抽兩包煙,時間就在他吞雲吐霧之際流過,都咪話唔cinematic。

bo:難道你唔覺得邪嗎?

六樓阿伯:我又心虛,咁啱又七月。還可以點樣?

李智良 said...

我有時覺得,黃生,隨時一日突然會一個皮箱叨著菸走左去,他見證的沉悶事光比富德仝人的總和更甚,他走後,在歸家的旅途上,會對外面的孩子講,以前有個地方叫香港,嗰度D人short short 地...... 擠熄了菸可能會拿在恤衫袋拿出個小口琴,奏一支藍調,而臉容非常俊朗,這樣子。

gracepot1125 said...

黃生先唔會攞住皮箱叨著菸走左去,因為富德樓係佢收到最多料的information center,d 料一日都收唔晒個隻﹔不過, 有一點我信既係,佢會同出面d 人講: 個度d 人short short ground 既, ha 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