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05

雜談


2 weeks from wedding 286

1. 晚上陳年的panasonic cd player要上電,只好打開鬼見愁的winamp。亡命之徒打劫,就是要錢定要命,電腦打劫,便是「系統關閉」——因為選擇只有亮著可以選的「確定」 和鬼鬼祟祟不可選的「取消」。而winamp呢,多數都是系統關閉的催化劑。

但 今晚呢,它卻安守本份的播了不少年舊愛:funkadelic的maggot brain。儘管post-rock已把搖滾樂從曲式到樂器選擇都從根基處動搖了,而且還是一場又一場漂亮的勝仗,老老土土的藍調結他獨奏還是叫人愛不釋 手——當 然還得加上腦海中funk友的爆炸頭和花花綠綠的retro風格。

2. 今天因工作需要到了屯門的龍鼓灘一轉。帶路的是龍鼓灘兄弟ht,他引著我們沿著發電廠鐵絲網走,走到海邊走到半山,看格格不入的排水口看迷離嘔心的煤灰湖 面。後來在茶水檔坐下小休,聽他說「風帆界」的種種:上次到越南上課、亞洲巡迴賽有哪幾個分站、香港巡迴賽又有哪幾個分站,大埔赤柱甚麼等,不能再迴避的 是生活的地圖的任意性。接著走到他們收藏kite surfing的架生的地方,那時剛下完雨太陽在海灘的盡處,到處是猶抱琵琶的夕陽光,耳邊是冷清的狗吠聲,背後是一片群山。別又說甚麼相對主義是共謀和 保守,你與我的世界又何曾相似過?

3. death is not the end?還要由會在愛人的牙縫間種玫瑰的nick cave唱出來?你信嗎?你可以解釋因為歌是由nc和一眾助拳的歌手所演繹,所以內容可以將就。歌是一向的溫婉及 祥和,但既是由nc唱出,你能保證不是因為死亡還未算是最灰最糟最冷酷的終結嗎?

5. 九萬幾個題目想寫但有更多
拖延的 理由。想將賈樟柯放回九十年代中以來的電影體制轉變來討論;想談談沈旭暉明報的文章(畢竟那文章令蘇老頭讀罷納悶),順手 整理一下所謂評論的位置;想多鑽研流行音樂的前世今生和理論意義;最後當然想克服寫透過寫blog來迴避自己這個生命的大問題。周圍太多好人有心人,不想 無厘頭不想給人虛假期望不想成為負累。大額支票是希望也是陷阱。

6. 本blog內容實屬虛構。 double happiness

4 comments:

hegelchong said...

俗氣悶透的香港,竟有虛擬世界中一位本地周仔,帶著傷春悲秋但不至於無病呻吟的語調,憤世又無奈地東講西講,指桑又罵槐,實仍香港一寶.

正所謂「郵政現代主義:一個讀者」(記得那個笑話嗎?),不經不覺,我成為你的一個讀者.

話說回來,多寫音樂與電影,望你能打出個名堂!

阿野 said...

錯愛錯愛,醉酒文章而已。能碰到幾個興趣相似、瘋瘋癲癲的人回應胡扯幾句,已是大樂。

謝謝你的鼓勵,其實我開始現在的工作前,三餐不繼十萬火急,都有試過投下稿登報紙。是刊出了,卻給壯士斷臂,更準確是粉身碎骨——編輯通常都把文章先肢解,丟了一部份,餘下的便重組。不看署名可真認不出是自己的文章。在這裡寫,起碼還可以真誠直接的交流。

阿野 said...

但當然也有可能是當時的文章太爛……

Eric 'Spanner' said...

虛構的話,那我當晚見到的斑斑血跡,難道,難道是幻覺?唔會o既,肥佬谷把口唔會咁靈o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