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05

機械


今 天讀報,在人言報的副刊讀到金佩瑋的文章。見題為「機械文明」,暗地預先暗掌拍好,還要文章開首便水蛇春咁長地舉例,甚麼叫格格不入捉襟見肘,看完例子便 不假外求。今時今日還有能在人言報這片輿論地王上,彷彿時光倒流地解釋甚麼叫「異化」,幾乎以為自己拿在手中的,是那種發黃油印紙的進步傳單。

說 社會異化、說人是呆頭呆腦的螺絲釘,肯定不是甚麼新發現。不是新發現當然不要緊,要緊的是看文章如何處理一個大陷阱:當是精細分工的社會令人不能避免地變 得越來越呆時,為甚麼有些人能夠站在某種不尋常的高度指出社會的問題?金應付這陷阱的方法,是承認自己也有時會按章工作,安於被分配的角色和功能,因為這 樣較能保障自己——形成異化人人有責,威力無窮的欲望經濟學呢。

不 說猶自可,一說即露底。原來,按作者的說法:「機械文明的最大癥結,還是在於人性(怕蝕底)本身」。沒錯,萬惡根源便在一種與生俱來走避不及的「人性」 上。一直有個錯覺,如果要把人分類,金大概屬activist類的人,總在太平盛世中無事生非,沒甚麼理所當然。讀完這篇文章,才發現這錯覺的錯處,大概 就像認為有如批評異化的進步提法,前提九成都是進步的一樣。原來並非處處都如麥當勞有套餐供應,這種天真總在某些時候遭遇還擊。

***

DAFT PUNK

以 冰冷電氣見長的法國二人組合daft punk,剛出版了新唱片,名字是human after all。看過有碟評說雖然名字是human after all,但一方面他們並沒有犧牲他們的電子力量,這張唱片的進攻和挑釁性簡直「令人看來像是機器人製作的」。另一方面,該評論說他們「還想把聽眾也變成看 不清面目的機器人」。事實上,唱片附有的一條mv短片中,兩人便是作機械人打扮在一個老老土土的舞台上打鼓彈結他,型到震。

如 果human after all這唱片名真的是有點深意的話,我想意思不是來自說自己畢竟是人而玩出來的音效與機械人無異,這只是第一重背反。而是借機械人作幌子,人能釋出的冰冷 和攻擊性才是真正的頂峰,機械人也食塵。他們唱片的的結他都是真軍結他,而非電腦音效,但在一片電子氣氛中,只會想到電腦的模擬,已是爐火純青。機械人是 甚麼我想不會有多少人有清楚的概念,我更傾向相信是想做冷酷音樂的人,借電音的感覺發洩,然後把理由都全拱給機械和電子,暗度陳倉。

話說回來,在human after all,最有趣的還是那些經過處理的人聲,重複變形沒有生命,很呆很笨又很幽默。由人體聲帶發的音和樂器發的音有沒有甚麼「根本」的區分?還是人聲都能夠很斧鑿地成為音效的一部份?如果這都含糊不清,機不機械又真的很有意思嗎?,

6 comments:

TSW,或鄧小樺 said...

寫詩一樣。你係咪連寫幾篇(自以為)淺易的文,壓抑到癲左?

阿野 said...

真係寫左詩都唔知。壓抑左都唔知。不如做一做民意調查。各位碰巧到此一遊的、相識的唔識的來客,做個好心發表下,之前幾篇係咪咁淺易,樓上這篇又係咪似詩咁得意。

我都想知我自己的基本分類系統是否已經崩潰,完全唔知定。

寫作機器領男 said...

講機械,我擁有最權威既說話位置,望下我個名就知。

阿野呢獲真係搵o岩人選,叫著我呢個最擁護一種以機械為metaphor的語言去講故事的人留言,以下有一段故事想同大家分享(呢個故事一d都唔機械)

「 機械文明的最大癥結,還是在於人性」呢句說法,一聽起上來似曾相識,話說我剛入嶺南讀書的時候,錯過左一位social science大師Peter Baehr既seminar,佢果日係present一位圍繞猶太裔哲學家Hannah Arendt既觀點,討論極權主義的問題。

我錯過左果個presentation,但聽番都好笑,同機械文明的最大癥結,還是在於人性」簡直係相形見拙。

話說Baehr大師個presentation講左兩小時,大家都覺得果次係一個好精彩既presentation,打開了很多個值得討論的課題,令出席者讚不絕口。突然,一位人口2姓中年男人殺出,站係眾人面前用英文講左句:「唔.......我覺得極權主義既根源,係大自人,因為人性此終都係惡既...」

云云大儒,即時協作造左一個鴉雀無聲的場景,用黎蓋住自己把咀。一來感到不恥,收聲意味著要抑壓即時爆粗既情緒;二來廢事笑人,原因唔係因為文人相輕,而係感覺到人口2姓男子連被恥笑的資格也沒有。

後來,知道某某聲稱自己是一位經濟學家,但近年已不太搞經濟,轉型搞「公共政策」,講道德教育,對「廿十一世紀的新一代」指指點點,還喜歡吟詩作對,講靈性修養(在這裡我要強調,沒有任何歧視宗教活動的的意思),有幾次還在人文學科的講座上向會眾唱自編的歌,說要大家明白皮怎樣都算開樂的人生。

「人性本身」是一個很流行的觀點,它什麼都是,什麼也不是。對某經濟學家而言,他的經歷跟經濟學鼻祖阿當‧斯密相反,人地開初是位道德學家,及後再搞經濟學,但想不到在培養科學的土壤之中,又能生出一位從社會科學家轉型為道德學家的人,還要眾目睽睽之下大談Hannah Arendt。

人性本身是善是惡?真係唔敢亂up,但呢句野好明顯比人不停consume,還要不斷提煉變成各種古靈精怪,而且慘不忍賭的結論,你話小弟每奉見到有人談「人性」兩個字,點會唔打個冷震?

TSW,或鄧小樺 said...

不過話又說回來呢
其實講人性的是否一定handicape、人性是否所向無敵地令人handicape,我想還是未下定論的吧。我上網找不到金的文章不能詳細評論,但就我的想像,人總找到一些方法讓自己行下去(勁抽d的會整一個系統),可以生產少少動力出來。
感性d講,就好似某些秉持德國浪漫主義西方中心兼有少少貴族氣質的創作觀的詩人,佢兜個圈番黎會識得欣賞越南民歌,我就諗有d野未必真係封得人咁死——我係咪講過要感性d——就係呢,賈樟柯話齋,惻隱之心呢。


阿野投議的投票行動請各位響應!!

TSW,或鄧小樺 said...

頂,又冇人理我地
好撚瘀啊

TSW,或鄧小樺 said...

另,原來我們都錯了:是甘佩瑋吧?